展台的说明
未来的能源
总统
哈萨克斯坦
阿斯塔纳

展台“努尔世界” / 总统

 

总统生平简述

 

儿童时代

 

1940年7月6日,在外伊犁山脉的乌什科内尔夏季高山牧场,在纳扎尔拜·阿比什和阿丽然家里生下了一个期待已久的男孩,父母亲给他起名为努尔苏丹。

 

选择这孩子的名字成了一件大事:宴会上亲属们都乐于给他起名,提议的名字很多,最终还是采纳了祖母梅尔扎巴拉做出的建议:《让我心爱的孙子用两个名字:努尔和苏丹组成吧- 就叫他努尔苏丹。》

 

 

 

就如全世界大多数祖母一样,梅尔扎巴拉在孙子成长方面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努尔苏丹的母亲回忆她如何建议孩子们和媳妇们,给他们讲述哈萨克民族自古以来的传统习俗和预兆,梅尔扎巴拉积极参入了培养自己的孙子-努尔苏丹。

 

梅尔扎巴拉的儿子,即努尔苏丹·纳扎尔巴耶夫的父亲-阿比什于1903年出生在阿拉套山脚的纳扎尔拜-比的家里。

 

纳扎尔巴耶夫·阿比什是一个性情愉快,受人尊敬的人。他不仅知道自己的哈萨克语,还懂得俄语和巴尔卡尔语,能来自心灵地歌唱哈萨克和俄罗斯歌曲,倾听对方意见,给他现实的建议。 纳扎尔巴耶夫·阿比什于1971年去世。

 

纳扎尔巴耶夫的母亲阿丽然于1910年出生在江布尔州库尔岱区卡瑟克村一个毛拉的家里。

 

阿丽然与自己被流放的父亲来到乌什科内尔,认识了阿比什。那时,村子里谁都不能与她相比唱歌和即兴作诗的能力。乐观愉快的阿丽然给自己儿子培养了尊重长辈的习惯和对传统习俗、歌谣的爱好。阿丽然于1977年去世。

 

苏丹(家里这样称呼努尔苏丹)的童年时代是在严峻的战争和战后年代度过的。

 

那次战争的胜利由庞大的国家付出了难以测量的代价和力量,付出了百万人的生命,严重摧毁的国家才刚刚从废墟中开始慢慢恢复重建,胜利几年后的苏联又被拉入新的耗尽资力的冷战竞赛,沉重的负担又落到普通人民的肩膀上。

 

这是一个非常艰难和半饥不饱的时代,但年轻努尔苏丹的儿童回忆里留下了不仅是那时的困难和考验,还记住了母亲温暖慈爱的手掌、父亲的关怀和照顾、友谊的家庭、兄弟姐妹、感人肺腑的歌曲、阿拉套纯洁美丽的山峰、孩子们的游戏。那时他的同年人的儿童时代就是这样度过的。

 

努尔苏丹看见,他父亲从不闲坐而无事可做,所以尽力在任何事情上都给他帮忙,无论是在家里、菜园或苹果园,他帮忙父亲种土豆和苹果,管理牲口,和父亲一起到山上割草。

 

有一次,努尔苏丹的父亲阿比什给家里带来了一家移民来的巴尔卡尔人。纳扎尔巴耶夫的家收容了这一家人,帮他们寻找工作,而努尔苏丹成了他们的朋友,很快就学会了他们的语言。

 

多民族的切莫尔干镇居民那时都这样做了,谁都不分民族。努尔苏丹·纳扎尔巴耶夫后来在自己的一本书中写道,那时的小孩之间谁都不问你是谁-哈萨克、乌克兰、车臣还是德国人,《那又怎么能分呢?如果哈萨克家的房子旁边直接就搭上了另一家土耳其人的房子,而再往远一点就住着博格丹、里哈尔德、奥列格……》。玩耍成伙的孩子们是按他们住的街划分的,如果发生打架的事情,那就街和街的小孩打架,但友谊和相互援助在那时代是平常的生活形式。

 

尽管生活是困难的,但那时的男孩和女孩都向往着知识的世界,憧憬充满意义和理智的愉快美好的未来。

 

 

 

少年时代

 

努尔苏丹对学习异常热心和认真,不尽在自己班内占第一名,还是全校第一名。他全部浸入了他所有能获得的书的世界,而这些书都是亲属们给他带来的,因为他们都知道努尔苏丹对读书特别感兴趣。

 

他的少年时代也有过躺在篝火旁边过夜的浪漫的晚上,夏季假日在外伊犁阿拉套山麓给父亲帮忙时睡在无边无际布满星星的天空之下,听过父母亲来自心腑深处的故事和歌曲,这些故事和歌曲显示出来了这块土地上的雄厚的祖先根系。对哈萨克人来说,不知道自己祖先七代是一种耻辱。他心里产生了对这沉重而又协调的人民生活的一种无边无际和领悟的感觉。这生活一代传一代,将哈萨克民族的过去和未来连接起来了。

 

他尤其喜欢听长辈关于祖先的传说和传奇故事。努尔苏丹·纳扎尔巴耶夫后来在自己的一本书里写道:《最近,以前吹嘘自己无产阶级来源的时髦突然变换成了在自己祖先中无论如何都要找到《蓝血》(即:帝王根源)的风气。我的氏族里从来没有出过帝王。我是牧羊人的儿子、孙子和曾孙,就是说,我完全不是贵族的后代。我的祖先一直住在这里,住在阿拉套山的山脚下。》

 

尽管别人后来仍然发现他的氏族内出过有名的人物,但努尔苏丹·纳扎尔巴耶夫一直认为自己从头到尾来自人民。这种他属于人民一部份的感觉从来没有离开过他,而随着岁月的消逝变得更加坚固。

 

他觉得自己是哈萨克民族的后代,是祖先文化和传统风俗的继承人,但又同时是新时代发展阶段的人物,是科学技术激进向前,让每一人发挥无限能力时代的人物。传统的人民世界观和工业的新世界观和谐地在他心中共存。

 

努尔苏丹中学毕业的卡斯克连市学校教务主任谢伊特汗·伊萨耶夫马上就发现了这个少年的好学精神和分析智力。他说:《他是一个最有成效的学生。认真听课,不仅在教程范围内提问题,不放过老师说的每一句话。从来不离开书本,永远都在读着一些什么。》

 

年轻的努尔苏丹的儿童少年时代很短促,他18岁在学校毕业的时候, 在良好的知识和广泛的见识方面已在同年人之间明显突出,不断劳动和经常参加体育活动使他身体健壮, 看起来年纪比同年人大,但他与众不同的主要特点在于他辩论、行动的独立性,力争领先性。他与同年人初次见面时,几分钟内就会建立关系,成为发起人和社会组织者。他喜欢开玩笑,很会唱歌,博得其他人好感,很快就成为伙伴们之间的中心人物。

 

同时也显露出来了他的又一个特点-实用主义。努尔苏丹得知共青团选人参加铁米尔套冶金联合工厂的大规模建筑工程后,决定成为炼铁工人。

 

努尔苏丹希望能尽快站稳脚跟,能物资方面帮助自己的父母亲和亲戚,因为他在家里是兄弟之间的老大。

 

年轻的努尔苏丹内心内感觉到,在那个大型的建筑工程将会开始新的生活,将展开个人的宽阔远景。他充满决心自己建筑自己的生活和将来的命运。

 

来到铁米尔套后,那里把他派到更远的地方去了,派到乌克兰第聂伯罗捷尔任斯克市第聂伯罗冶金厂的专业技术学校去学习。

 

努尔苏丹给分到一个炼铁工人小组去,那里挑选的都是身体健壮的年轻人,而年轻的努尔苏丹在摔跤场通过体育证实了他健壮的肌肉和性格。

 

有一次角斗的时候,他把自己同班同学-宽肩敦实的乌克兰小伙子尼科莱·利托什科摔倒在地而制服。

 

《米科拉》的惊讶很快就变成了对他的尊敬,后来变成了哈萨克纳扎尔巴耶夫和乌克兰人利托什科之间的坚固的友谊。努尔苏丹成了利托什科家欢迎的常客。

 

第聂伯罗捷尔任斯克市一年半的学习很快就结束了。

 

1959年努尔苏丹·纳扎尔巴耶夫在全苏中央工会委员会竞赛中获胜。就这样,专业学校毕业时他不仅掌握了复杂的冶金科学,并成了乌克兰摔跤运动健将。

 

顽强和坚韧不拔的性格使年轻的努尔苏丹·纳扎尔巴耶夫不仅优秀掌握了他选择的专业所有科目,并优秀地通过了专业毕业考试,获得了优秀八级高炉二炉长证书。

 

 

 

 

 

 

青年时代

 

努尔苏丹·纳扎尔巴耶夫回到铁米尔套之后,就开始了自己劳动简历的《焰火》阶段。

1960年7月3日,中亚区域和哈萨克斯坦的第一座高炉开始启动和运作,这一天成了哈萨克斯坦 《马格尼特卡》-卡拉干达冶金厂的诞生之日。年轻的炼铁工人纳扎尔巴耶夫和有经验的炼铁工人一起参加了冶炼哈萨克斯坦第一炉生铁。

 

努尔苏丹·纳扎尔巴耶夫在卡拉干达冶金厂还掌握了几种相近的专业:浇灌机生铁工人,高炉炉长,调度员,高炉车间煤气工。工作是非常沉重的,有些工人由于极度高温和工作压力经常发生昏晕和鼻孔流血的现象,很多人支撑不下去就离开工作了,但纳扎尔巴耶夫不是这种人,他内心下誓要坚持下去,结果逐渐熟悉了工作,工作上了瘾。与他一起克服困难,成为高专业炼铁工人的还有他的同志-图列根·尤苏波夫、布拉特·卡里莫夫等人。

 

二十岁的努尔苏丹将自己并不少的一半工资寄给了自己的父亲,而父亲谨慎节约地将这些钱用到了他还年幼的孩子们身上。

 

做为一名哈萨克族先进工人和共青团团员,纳扎尔巴耶夫经常被派去参加全苏共青团会议和青年联欢节。他成了一个知名人物,他的生产模范照片甚至在中央媒体的刊物上出现。在工作同行之间,他这个年轻炼铁工人受到了大家的尊敬,获得了很高的威信,因此,入党之后,他很快就成了车间党组织的负责人。

 

在那些年代,他的生活又发生了一个重要的事件,正如努尔苏丹·阿比舍维奇后来自己所写的:《那些年代最令我回忆的一天是我与我将来妻子-萨拉会面的第一天,那次会面是出现事故后在高炉下面发生的。发生事故的时候,液体金属都会流到地上,这一班工人不能离开场地,要直接干到铁路运作恢复为止。这是很严格的规定:无论是白天还是整一天,但必须亲自处理自己的工作瑕疵。就在这个不很令人兴奋的时间-我几乎整天都没有停脚,全身乌黑的灰尘,仅眼睛和牙齿发亮,我遇见了一个姑娘。她那天晚上正好在变电站值班,想来看一看我们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结果呢, 大家很快就给我们办了共青团婚礼。》

 

幸福的年轻家庭很快增大了,他们生下了女儿达丽加、迪娜拉,后来又生下了阿莉娅。

 

但年轻夫妻两人在专业方面也在成长。纳扎尔巴耶夫根据工厂介绍和他车间的几个小伙子考入了卡拉干达工学院,那里他被收入LP-62-2组(黑色金属和有色金属铸造生产),由住在铁米尔套的报考人组成。

 

那些年代,高等技术学校都在试验一种学习方式: 学习和工作相配合。这样可以帮助学生实际掌握将来的专业工作,但工作又同时在学校学习是非常困难的。这样就度过了一年级的第一年学习,后来的两年学习就完全是《大学生》形式的学习了-完全脱离生产,包括真正大学生生活的一切组成部份:考查,考试,试验工作。这是努尔苏丹·纳扎尔巴耶夫踏实获得教育继续成长的年代。

 

纳扎尔巴耶夫·N·A在卡拉干达工学院学习了三年,后来被调到铁米尔套的卡拉干达冶金联合工厂重新组织的下属《高等技术学校工厂》,他在那里毕业,获得了冶金工程师毕业证书。

 

这以后,他的妻子萨拉·阿尔贝索芙娜·纳扎尔巴耶娃也在卡拉干达冶金联合工厂下属高等技术学校工厂毕业,获得了经济学家毕业证书。

 

努尔苏丹·纳扎尔巴耶夫的面前展开了新的远景。他争取当先的性格、带领人们行动的能力被上级发现并获得了应有的评价。1969年给他提出了建议,让他转入他亲近的铁米尔套的共青团和党的工作, 他同意了。

 

刚开始他对这个建议并不是很乐意的-工资相比较少,而且炼铁工人的《炎热》工龄也就从此中断,但党的纪律是严格的,不能违犯,而且冶金业的朋友们都赞许他参入领导工作。

 

过一段时间后他逐渐全身投入了这个重要工作。原来,在人群之间生活,感受他们的兴趣和要求,领导和组织他们的活动-从来就是纳扎尔巴耶夫的本性。

 

以后与他一起工作的人都不断发现,努尔苏丹·纳扎尔巴耶夫对人们和人们生活中发生的事件都有令人惊讶的记忆力,他总是什么都想知道,挖掘事情实质,细听和了解对话者。

 

正如努尔苏丹·纳扎尔巴耶夫自己回忆,他不曾有过野心,对领导职务并没有过什么特别需要追求的感觉,但他从小就形成了一种自己的自尊感,使他不愿意留在《中间》,给他形成了力争第一名的习惯。做为领导人和组织者,他慢慢获得了与各种人-从车间主任到部长-交流的经验。

 

成年时代

 

对他来说,工作转折点成了1972年任他为卡拉干达冶金联合工厂党委书记,实际上就成了哈萨克斯坦规模庞大的企业-联合工厂经理下面的第二领导人,在该企业工作着30000人。

 

这是很大的责任,很快他就身心体验到了它的沉重程度:需要办理的不仅是党的工作,还要管理生产、产品生产计划、建筑修理的问题、企业供给问题,涉及许多人日常生活、住宿、文化和家庭的问题。

 

他没有隐蔽联合工厂内存在的毛病,而与这些毛病斗争,结果联合工厂工作不断好转,铁米尔套也逐渐建筑起来,变得更加美观。

 

努尔苏丹·纳扎尔巴耶夫是为人们福利而工作的,因此他坚信他们会支持他。他挺身与冶金工人们一起与烈火奋战,与矿工们共同下矿井,因此纳扎尔巴耶夫进入高级领导办公室的时候毫无顾忌,那里他有话直说,追求正义。他并不是一个肆无忌惮的批评家,而永远当场就提议合理的解决问题的方式,辩论时他紧持论据,因此大家都注意听他说的话,也经常同意他说的道理。做为一个领导者来说,努尔苏丹·纳扎尔巴耶夫的威信是很高的,主要原因在于他是从工人的下层自己提升上来的,对生产内部的所有问题都了如指掌。

 

同时,在他身上也可以感觉到他的战略嗅觉,对未来和一切新事物的兴趣。那时国家极需要这样的有经验又精力充沛的干部,因此1977年他已成为书记,稍后成为卡拉干达州党委书记。

 

1979年努尔苏丹·纳扎尔巴耶夫任为哈萨克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书记,1984年任为哈萨克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部长会议主席-成为苏联共和国中最年轻的44岁总理 。但是,尽管他还较为年轻,但已是完全成熟的国家规模政治家。

 

他从自己新的高处地位充份地感觉到了自己共和国歪斜发展的程度和困窘状态。他看见,哈萨克斯坦变成了一个庞大的全苏联经济的原料附属物。

 

哈萨克斯坦百分之六十的消费品都是从其它共和国运入的,并且为了迎合原料的发展,仍在继续牺牲哈萨克斯坦人民的迫切需求。

 

他看见,其他人也和他一起开始清醒,整个国家苏醒了过来。1986年12月变成了哈萨克斯坦的第一个《春天》,但它被苏联中央采用野蛮手段和根纳季·科尔宾在哈萨克斯坦不很长时间的领导所冻结。但这时候,时间已经不能停滞,社会变动已经成熟,事件发展得愈来愈快。

 

1989年春天,苏联初次举行了国家政权最高部门的选举。1989年6月,莫斯科举行了苏联第一届人民代表大会,会议期间激烈发生了关于改革必要性、思想体系和经济问题的争论。会议结束后,根纳季·科尔宾即刻被调到莫斯科工作,而1989年6月22日,哈萨克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哈萨克共产党中央委员会选举努尔苏丹·纳扎尔巴耶夫为第一书记,会议158名参加者中154人表决了赞成。

 

1989年7月卡拉干达矿工开始罢工。除了经济要求之外,矿工们还提出了政治要求-关闭塞米巴拉金斯克核试验场。

纳扎尔巴耶夫实际上支持了罢工工人的要求:他非常清楚人们对中央部门垄断的不满。和他们一样,他也极希望哈萨克斯坦拥有自己经济的独立性,希望禁止危害人民身体健康的核试验。

 

民主发展过程在苏联各共和国形成了劳动人民的许多群众团体,哈萨克斯坦第一个和人数最多的群众运动是1989年春天起始的《涅瓦达-谢姆》反核运动 ,它的最终目的是关闭哈萨克斯坦境内的塞米巴拉金斯克核试验场和其它试验场。

 

1990年4月24日,哈萨克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最高苏维埃设立了总统职位。

 

努尔苏丹·纳扎尔巴耶夫在最高苏维埃大会上被选为哈萨克斯坦历史上的第一名总统。

 

1991年12月1日哈萨克斯坦举行了第一次全民选举,纳扎尔巴耶夫获得了选举人绝对多数支持。

 

1991年12月10日,哈萨克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最高苏维埃通过了哈萨克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改名为哈萨克斯坦共和国的法律,并进行了哈萨克斯坦总统就职典礼。

 

1991年12月16日,哈萨克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最高苏维埃宣布共和国独立,努尔苏丹·纳扎尔巴耶夫成了哈萨克斯坦共和国总统。

 

独立的哈萨克斯坦的新时代就这样开始了。

 

感激的人民对自己连任的领导人的功绩做出了很高的评价。2010年6月15日,根据哈萨克斯坦共和国重新通过的宪法,给哈萨克斯坦共和国总统努尔苏丹·纳扎尔巴耶夫赋予了《民族领袖》地位。

 

***

 

我们这篇文章的任务并不在于详细陈述哈萨克斯坦独立25年来的所有具有历史意义的事件和发生的日子,以及哈萨克斯坦共和国首任总统-努尔苏丹·纳扎尔巴耶夫生活相应的阶段。

 

关于他生活的这一困难、复杂,但同时又非凡和命运相息的阶段已写出了不少书籍、论文和专著, 在许多电影和照片上记录,现在又在十亿字节和万亿字节的信息数码载体上复制。我们在网页里介绍的是这些来源中令人最感兴趣的信息。

 

我们网页也介绍努尔苏丹·纳扎尔巴耶夫大量的著作、国家奖励和崇高的称号。

 

家庭

 

夫人纳扎尔巴耶娃·萨拉·阿尔贝索芙娜自1992年2月是国际《博别克》(小孩子)儿童慈善基金会的创办者和总裁。如今的《博别克》基金会是哈萨克斯坦活动最积极的慈善基金会,不尽在哈萨克斯坦, 亦在国际界面获得好评。

 

基金会的账户有成千上万的股金,用以援助孤儿、残废人和支持母亲生活。

 

萨拉·纳扎尔巴耶娃自1994年7月起是《SOS哈萨克斯坦儿童村庄》基金会总裁。

 

 

自1999年3月是《人口学》慈善基金会救济委员会主席。

 

由于萨拉·纳扎尔巴耶娃在慈善活动方面卓越的功绩,国际单位授予了她很多奖金,其中有下列著名奖金,如:国际保健组织-Ihsan Dogramaci 家庭卫生基金奖,Unity国际奖,《库尔曼江·达特卡》奖。萨拉·纳扎尔巴耶娃由于《对自我认识哲学的伟大贡献》获得了钦吉斯·艾特玛托夫金勋章,并由于多年支持后一代的活动,从索菲亚·罗兰手中获得了俄罗斯红十字组织设立的《金心》国际奖。

 

2010年萨拉·纳扎尔巴耶娃获得了《SOS Kinderdorf International》国际基金会的《金环》奖,该奖金授予将自己的一生献给《SOS Kinderdorf》儿童村孩子们的妇女。

 

纳扎尔巴耶娃·达丽加·努尔苏丹诺芙娜(1963年出生),长女,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四个孙子。在哈萨克基洛夫国立大学毕业,是工学博士,掌握哈萨克语、俄语、英语、意大利语和德语。哈萨克斯坦共和国议会参议院代表,国际事务、国防和安全委员会主席,哈萨克斯坦共和国首任总统社会基金会经理。

 

库利巴耶娃·迪娜拉·努尔苏丹诺芙娜(1967年出生),次女,有一个儿子和两个女儿 。1989年在莫斯科卢纳恰尔斯基戏院艺术国立学院毕业,掌握哈萨克语、俄语、英语、意大利语。1998年在哈萨克管理、经济和预报学院获得公务行政硕士学位,2007年通过博士论文答辩。自2004年起是哈英技术大学经理会主席。领导努尔苏丹·纳扎尔巴耶夫教育基金会。

 

纳扎尔巴耶娃·阿莉娅·努尔苏丹诺芙娜(1980年出生),最小的女儿,曾在哈萨克斯坦和国外学校和大学学习。在国立法律大学毕业。掌握哈萨克语、俄语、英语和德语。培养两个女儿和一个儿子。曾在《欧洲普柳斯》无线电台任经理助手,在《图兰-阿列姆》银行法律部当见习人员,当过努尔苏丹·纳扎尔巴耶夫的秘书,是建筑公司领导人。

 

 


新闻

合作伙伴

 

ZERO.KZ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